北京快乐8

断喉弩




导演主演


北京快乐8导演:孙小光 编剧:陈凯 主演:云翔 陈蓉 赵子惠 张益群

内容介绍


    1939年2月,海塘城的老辈人都记得,那一年的木棉花开的特别的早,猩红的一片,像是一团团燃烧的火焰。与此同时,日军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拿到了全面攻占海南岛的批准令。日军饭田支队和第五舰队,剑拔弩张的觊觎着那片祥和的海塘城。

    大雾中的南海烟雨朦胧,一艘客轮缓缓地驶来。

    辗转从日本逃亡回国的海南学子刀锋,在船上与身负传送电台重任的共产党员马啸,以及一个杀了将到海塘赴任的国民党中校、并伪装成国军中校的海盗王师北在船上偶遇。这三个人注定将在这波澜不兴的南海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突然间,客轮被挑衅的日军巡逻舰击中!海面上一片哀嚎,粉碎的船骸沾满了无辜乘客的鲜血。落海的三人爬上巡逻艇,合力怒歼了以北野武藏和小春少佐为首的众倭寇。

    这次杀灭日军的出生入死之战,将三颗狂野的心紧贴在一处,他们决定在日军舰艇上义结金兰。可就在三人一叩首之际,海岸上的国军巡逻队看见了正在接近岸边的日军巡逻艇,随即毫不犹豫的开火。三人只得被迫跳海,第一次磕头结义未果。

    王师北受伤,马啸不知所踪,大量沉船残骸漂浮物中有一个黑色檀木盒,刀锋抱着木盒得以逃生。上岸后,刀锋将王师北送进医院救治,自己先行回家和父母团聚。可是,他完全没有料到自己将要面对的绝境······

    家中巨变!

    刀锋父亲——原在海塘城掌握矿业商业大权的刀纹龙,在与另一个民团老大萨图的对决中惨败。家中产业尽数被萨图霸占;父亲被陷害而锒铛入狱,明日问斩;天生木讷的大哥刀龙被萨图用铁链当狗一样囚禁在自家院中;刀母郁郁而终。而刀宅再也没有往日气派,唯余几个犹如丧家之犬般四处躲藏的忠实下人,和海塘人的一片惋惜之声。

    昔日的家仆鸡饭仔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保安司令萨图与日本商人北野善作的杰作。而无意中眼见自己的青梅竹马胡畔被当做共产党被萨图抓走,复仇的种子在刀锋心中迅速生根发芽,疯狂的长成了一颗狰狞大树!

    刀锋和鸡饭仔找回了曾经的下人:剃头匠鬼叔、货郎肥仔妈、走神婆玉芬、算命先生贾半仙、还有一个原本要悔婚却中途变卦的未婚妻麦子。当初刀锋从日军舰艇里无意带回来的雕木黑盒被鸡饭仔打开,里面装的竟然是日军的圣物---战魂神弩!这把鎏金神弩本是日军至高无上荣誉的胜利象征,刀锋却把它当做了随身武器。

    可连日军也不知道的是,这只弩,生来就带有戾气,接近他的人都将被他吞噬,巡逻艇上被刀锋杀死的小春少佐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刀锋向王师北借枪复仇,而此时的王师北也遇到了令自己头疼的问题:自己将要执掌的团不仅只有一些散兵游勇,甚至这些枪支武器也被前任团长卖给萨图了。无奈之下王师北只好用金条去和萨图做交易,却被狡猾凶狠的萨图狠狠地羞辱了一番。彼时海塘城里只有妓院老太监那里有枪。在麦子的帮助下,刀锋险中求胜,从倾城院庞太监那里赌来了四把枪。武器终于有了,恶战在即!

    当日,萨图接到了一封狠绝的挑战书:“萨图龟儿,吃我刀家的,给我吐出来!拿我刀家的,给我送回来!”正当刀锋的家丁们正在磨刀霍霍的时候,萨图和警察局长赖彪早就掌握了情报,将鸡饭仔鬼叔等人全部抓获。他要请海塘人看一场大戏----刀锋单刀赴会!

    清晨,刀锋独自磨刀,父亲的纹龙刀在晨光中杀气四溢。即使一个人,他也要将这场恶战进行到底。然而,王师北和消失已久的马啸来了,告诉刀锋,萨图欠下的债,兄弟们和你一起讨!三人撑着黑色雨伞昂首而出,再无回顾。

    杀庙街大雨,三人与手持红色雨伞的萨图手下一场大战。黑伞与红伞各聚一处,时而交错,时而分离。互抢机枢,羼混于一处。搏杀之人,齐聚伞下!刀锋在王马两人的掩护下,斩断了已燃烧到鸡饭仔胸口的导火索。三人枪口对准了惊慌失措的萨图。刀锋大获全胜一战成名。刀锋的青梅竹马胡畔也被解救了出来。但令他目瞪口呆的是,胡畔竟然扑到了马啸的怀里。原来,他们早已是夫妻。

    入夜,马啸告知刀锋自己要先行去广州拿一部电台。并请求刀锋帮忙将胡畔安全送走。兄弟之情,义不容辞。但刀锋心如刀绞,这本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日军间谍筱原千惠的卧室内,一个被纱布包扎着的男人沮丧的告诉千惠,你的未婚夫小春少佐玉碎了,战魂弩下落不明。

    他,就是北野武藏,他死里逃生,活着回来了。

    刀锋抢回了刀家的产业,但父亲刀纹龙即日就要枪决,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海塘城警察局长赖彪。法场上,刀锋以炸药震慑住警察局长赖彪等人,将父亲成功救下法场。等到赖彪等人上前追捕,却发现满街的人都带着一摸一样的面具,分不出彼此。刀锋众人逃到了海边的祖屋。父子重逢,欣喜异常。麦子看着如清水芙蓉的胡畔却气恼不已。

  当日正值北野武藏之父北野善作寿诞,此人久居海溏,无恶不作,更是刀家落难的始作俑者之一。刀锋与鸡饭仔潜入泰和楼,战魂弩发出了石破天惊的第一箭,北野善作被钉于“寿”字之上。满城皆惊!

   刀家众人成为了警方通缉的要犯。众人计议应尽快逃离海溏避祸。

    鸡饭仔买通了大金牙在月牙湾开了一条水路送胡畔走。岂料大金牙却把消息卖给了赖彪,北野武藏得知此消息后,决定用御用的忍者前去伏击刀锋……

    进城转移家人的鸡饭仔等人,被一群手持长枪的警察重重包围。合力杀死忍者的刀锋与胡畔设计潜入警察局大院,杀死赖彪,救出鸡饭仔四人。

    就在这时,杀庙街内炮声枪声四起,百姓四处逃窜,街上顿时乱作一团!

    日军进城了!

    满目硝烟鲜血,海溏城面临一场空前浩劫。

    掩护众人撤退的刀锋被埋在了一片废墟当中。胡畔与鸡饭仔、肥仔妈、半仙等人在逃难的人群中被冲散。众人的亲人皆被屠城日军残酷迫害致死,被秦坤关在家的麦子逃出家门,惊愕地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刀锋。丧乱的众人齐聚于海边刀家祖屋中。萨家放火欲将屋中众人烧死,藏于井中的男女们侥幸逃过一劫,发誓要血债血偿。

    刀锋,昔日的海塘城富家少爷,领着这样一群家仆,在今后的日子里,要将鲜血洒遍琼崖大地,演绎一场气势磅礴的抗日传奇!

    萨图当上了维持会会长,海南商会会长,成了彻头彻尾的汉奸,服务于日军海军特务部。日军的到来,摧毁瓦解了刀锋刚刚建立的“刀锋帝国”,复仇的怒火在小分队每个人心中蔓延。

    与此同时,日军特工也在萨图及其鹰犬的全力配合下开始追杀刀锋小集团,寻找战魂神弩。

    刀锋等人被迫潜入一幢阴森诡异的鬼屋——沈家洋房,才得喘息之机。

    海溏治安维持会成立之日,刀锋等人以舞狮为名混入现场,意欲一举击杀仇敌。山雨欲来,铿锵凄厉的鼓声响彻杀庙街!二十几张桌子搭起的巍巍木塔之上,刀锋的黑色雄狮顾盼生威,傲视群雄。

    萨图等人举杯庆贺之时,装满手榴弹的狮头疾飞而至。撤离之际,刀锋等人遭到伏击,北野武藏率领一队摩托化日军更是将刀锋等人逼上绝境!危急时刻,王师北带领一群散兵游勇协助刀锋突围。激战过后,王师北不幸被俘。

    北野武藏给王师北上了大刑,逼其说出刀锋下落。极刑之下,王师北一语不发。在刀锋一伙策划营救王师北的时候。大牢里的王师北结识了隔壁女牢的楚河(筱原千惠),二人日夜击墙闲聊,情愫暗生。

    刀锋等人乔装改扮救出王楚二人,此时马啸也回来了,众人齐聚鬼屋。

    刀锋渐渐发现了女囚楚河身上的一些疑点,他暗地里与王师北过话。王师北怒斥刀锋。刀锋皱眉看着王师北,无话可说。

    深夜,盗走断喉弩的楚河举刀刺向熟睡的刀锋,岂料一直心存疑虑的王师北与刀锋换了床铺,重伤的王师北缓缓转过身来,表情复杂。不料此时,北野武藏率一众精锐忍者部队已经包围沈家鬼屋。月色下,四层骑楼上爬满了黑衣的杀人凶器!刀锋等人不及处置楚河,就已被冲进屋中的行凶忍者逼入绝路!王师北拼尽全力反击楚河,不料混乱中楚河坠落落下,不省人事。

    北野武藏等人穷追猛打,刀锋一伙完全处于劣势,突围中,王师北不顾身上带上,硬是背起奄奄一息的楚河,与刀锋和马啸撤进丛林。

    刀锋等人不慎踩中捕兽陷阱,全被掉在树上。此时一群黑衣人正慢慢靠近他们。不想横躺于一旁的楚河竟幽幽转醒,提起刀走向刀锋等人。危急时刻,楚河竟救下王师北!原来这个日本间谍失去记忆,她只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忍者小分队开始袭击,刀锋等人只能进入黎寨边缘。不料,楚河为了保护王师北,被手里剑刺中身亡!王师北悲痛异常。

    刀锋请求入寨修整,可面对他们的却是黎族勇士的利刃强弓。

    游击队前无道路,后有追兵。

    在阿虎的妹妹娜乌的游说下。大奥雅同意刀锋留下。刀锋小分队顺利通过了少数民族特有的“上刀山”“下火海”考验,入驻黎寨。然而刀锋等人入寨不久,便有黎胞惨遭杀害,死状甚惨,死因不明。

    黎寨大蛊师乘机蛊惑人心,串通一群不明真相的黎族勇士趁夜将刀锋一群人全部捆绑,欲焚之祭天,以解黎寨之危。赤红的火焰,恶魔一般跳跃,张牙舞爪,即将把众人吞噬。

     危急关头,玉芬乱语自己是“奉天之命”而来,并求“驱鬼索”。众人急忙为玉芬松绑。玉芬手执“驱鬼索”念念有词,称寨门外有恶鬼,驱之则需要一群勇士“刻木为面”(戴木刻面具,也就是黎族跳“傩”的面具,是黎族“鬼公”与恶鬼进行生死搏斗的护身符。),手执弓弩入林绞杀。随即,众人砍伐易于雕刻的木棉树、棕榈树削制面具。

    精通木匠活的鬼叔带领一批黎族能工巧匠连夜赶制了十几把小巧锐利的弓弩。深谙医术的玉芬拿出断喉木熬制的剧毒毒药分发。断喉木毒性甚强。当地人说它“七上八下九不活”。

    至此,战魂弩更名为“断喉弩”,似乎大家都已忘记了它的诅咒。

    刀锋等人深入丛林寻找日军踪迹,与忍者展开厮杀,支支复仇的利箭将来犯日军精锐分割歼灭。

    寻找战魂神弩的高压之下,北野武藏、萨图集结大批兵力再次入林追杀刀锋小分队。

    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刀锋等人被逼进原始森林。

    阴郁的丛林神秘而幽深,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携带断喉弩的刀锋小分队踏上了穿越密林的征途。谁也不曾想到,关于断喉弩的传说似乎真的慢慢灵验了······

    马啸精心呵护的电台被鸡饭仔不慎损坏,只能接收,无法发报。行进中马啸紧张的抢修电台,不时埋怨着鸡饭仔。内忧外患的小分队自此与外界彻底失去联络,还要不时躲避敌人的追杀,举步维艰。

    玉芬与肥仔妈的恋情,被刀锋发现,刀锋没有反对,极力促成二人婚事。

    不料断喉弩的诅咒阴影已渐渐将众人笼罩。

    玉芬无意中发现了胡畔一直藏匿的电文,内容是“胡畔是内奸”,她和肥仔妈等人私下通气,思索着怎样告诉刀锋。胡畔热情的帮助肥仔妈夫妇准备婚礼,肥仔妈期期艾艾,玉芬表情冷漠。

    嫉恶如仇的鬼叔当众斥责胡畔是汉奸,马啸刀锋帮胡畔解释鬼叔拂袖而去。

    玉芬与肥仔妈新婚当晚,逃亡中的男女们获得了暂时的宁静,那些恩恩怨怨,那些责任重担,在这个夜晚暂时消散了。

    婚礼后鬼叔神秘死亡,断喉弩也随之丢失。瞬间婚礼变为葬礼。

    玉芬和肥仔妈约定,为鬼叔守孝,待帮马啸找到组织后再完婚。

    鬼叔的葬礼上,刀锋含泪说:“鬼叔,我给您请的吹鼓手来了,达拉达拉滴答……”刀锋用嘴模仿着,鸡饭仔用嘴打着锣鼓家伙伴奏,泪流满面。

    鬼叔的死,众人纷纷指责胡畔。说鬼叔未写完的“一”就是“胡”字的起笔,胡畔百口难辩无言以对。马啸与众人争辩。大部分人的名字起笔都是“一”。也就是说,所有人都有嫌疑!

    有人开始意识到,任何接近断喉弩的人都将难逃一死。

    阿虎自告奋勇,提出断喉弩由自己来背,深夜,他的尸体被发现。手中紧紧攥着断喉弩。黎族大奥雅首当其冲的被列为第一嫌疑人,之前他一直反对黎族向共军部队靠拢,而王师北似乎也难脱嫌疑,早在黎寨,二人已有积怨,在密林中也时有摩擦,小分队为了避免矛盾,在寻常日子在一直有意隔离二人。

    又一人因弩而死,马啸挺身而出接过了断喉弩。

    深夜里,马啸终于修好了电台,正当他几乎与部队联络上之际,一个身穿黎族服装的神秘人物袭击了他,险些丧命。苏醒后,电台被毁。愤怒的马啸寻找同伴被杀的真相,半仙和黎族大奥雅落入了众人视线,这二人都不希望找到大家共产党部队。可杀人者真的是他们吗?而其他人也并不是绝无瑕疵,无可怀疑的。

    惊吓过度的众人将断喉弩丢在旷野之中,可是断喉弩的诅咒既然已经开始,就势必会进行到底。

    鸡饭仔和半仙在密林中狙杀了一个忍者,尸体的背后,赫然正是断喉弩。

    断喉弩又回来了!谁也无法逃脱。

    走神婆玉芬染上传染病出血热,她只能远离刀锋等人,悄悄独自死去。

    半仙被人投下断喉剧毒!无药可医,痛苦地死在了伙伴们的怀中。

    敏感的麦子终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她竟然会成为断喉弩的下一个牺牲品。不慎陷入红树林的淤泥之中的麦子,手中兀自捏着那张已经被粘好的婚贴。漫天蝶舞翩跹,久久不去。

    深夜,刀锋独坐密林中,摩挲着麦子的簪子。失去的疼痛,缓缓地撕裂了刀锋纷乱的心。

    忽然,簪头裂开,一个东西掉了出来······

    刀锋忽然提议,前途凶险,趁着兄弟还在一起,要再次磕头结义。

    叩首起身后,刀锋历数了兄弟三人出生入死的经历,正到慷慨激昂之处,他忽然话锋一转,指斥马啸即是内奸。

    轮盘赌中,马啸终于露出了马脚,被王师北与刀锋合力诛杀!那个一直被马啸封存的坏旧电台,在胡畔手中恢复功能,在这个前有凶险密林后有嗜血追兵的绝境中,他们终于收到了党的讯息!

    亡命丛林的刀锋小分队,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琼崖纵队主力。胡畔的叛徒身份得以澄清。黎族同胞和我军武装兵合一处,至此革命驶向了正确的航程!

    琼崖纵队展开了大规模的对敌反攻。刀锋小分队与詹松年以及萨图的队伍正面遭遇。激战中,王师北身负重伤,不支倒地。

    桥面上,满载日军士兵的卡车飞速驶来。肥仔妈推起一辆着火的汽车向大桥直冲而去。把把利刃从背后向他刺来。烈火战车与日军卡车在桥中对撞,火光冲天。浑身浴血的肥仔妈含笑而殁。

    总攻前夕北野武藏提出,只要刀锋交出战魂弩,自己愿意率部从海塘撤离,不伤及无辜。

    刀锋在官邸前把驽还给了北野武藏。岂料北野武藏背信弃义。终极对决中,北野武藏伏诛。在地上的刀锋,伤口处鲜血潺潺流出,白衣染上一片殷红。

    他已经无力表示什么了,双眼安详的看着湛蓝的天空。

    琼崖纵队攻城的隆隆炮声中,各路人马如潮水般涌向海溏。海塘城的巷子里,手持棍棒菜刀的平民百姓也冲上了街头。海塘城不大的空间,已被他们悲壮的,视死如归的喊杀声充斥欲爆!

    某年某月某一天,阳光底下。

    刀锋和胡畔在熙来攘往的海溏街头闲逛。迎面,狂放不羁的王师北、泼辣可爱的麦子、老成持重的鬼叔、尖酸刻薄的半仙等等已经牺牲的伙伴一路欢声笑语的走了过来。王师北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身穿和服的女子,依稀就是楚河。

    鸡饭仔把看呆了的二人拉进队伍,谈笑风生的众人勾肩搭背渐渐远去,融入芸芸众生之中。

    其时恰逢木棉花开,海溏城又是一片鲜红······

 

剧照


琼ICP备1500109 网络视听许可证2110433
© 海润影视集团版权所有 网站图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否则视为侵权
Copyright © HaiRun Movies & TV. All rights reserved.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