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快乐8

红色记忆




导演主演


导演:舒崇福 编剧:徐萌 舒崇福 主演:刘蓓 魏俊杰(中囯香港) 童蕾 宋运成

内容介绍


    一九三一年,四川东部的龙门镇。以游击政委廖学书和地下党何世昌为首红军游击队在镇子边的山区中逐渐发展,被当地称作“红毛鬼”。国军加紧了对游击队的打击,同时在龙门镇中组织了保安队,任命乡长张宝善为队长。国军营长赵明义换防来到了龙门镇。

    张宝善年轻时就一心想娶方玉兰为妻,方玉兰看不上张宝善的为人,嫁给了老实本份的叶木生,生有四儿一女,靠加工酸辣粉的手艺谋生。叶志武是方玉兰的大儿子,有一手好枪法。叶志文是方玉兰的二儿子在三茅镇的学堂读书。女儿叶玉清十八岁,十二岁起就在戏班学戏。小四儿是方玉兰最小的儿子。方玉宝是方玉兰的弟弟人称方锁呐,靠吹锁呐给人办红白喜事儿混日子,跟着叶家一块生活。

    一日,乡长张宝善请各家各户出来看叶玉清挑大梁的《白蛇传》,同时暗地里让山上的土匪扮成“红毛鬼”准备大闹戏台。廖学书、何世昌、赵明义等人也都怀着不同的目的来到了戏园。戏到一半,一群“红毛鬼”现身,大闹戏园。混乱中,何世昌冒死救了下方玉兰和小四儿,赵明义救了叶玉清却被叶志武误伤。方玉兰的丈夫叶木生被“红毛鬼”杀死在镇外的黄桷树下。在叶家与张宝善争抢叶木生遗体的时候,赵明义出手相助,帮叶家运回了尸体,叶家人对赵明义心怀感激。丈夫的死,激起了方玉兰对“红毛鬼”的仇恨,叶志武因此加入保安队。但此时方玉兰却得知二儿子叶志文跟学校的国文老师廖学书跑上山当了红毛鬼。方玉兰上山找叶志文,在途中偶遇何世昌,她央求何世昌帮她打听儿子下落。志文下山为父亲出殡,却被张宝善带领的保安队包围,张宝善以此威胁玉兰嫁给自己。关键时刻赵明义赶来解了围。

    叶玉清看到父亲死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对赵明义感恩爱慕,嫁入赵家。赵明义带队攻打山上的红军,方玉兰得知消息心急如焚,去救志文的路上遇到何世昌,何世昌坦言,她丈夫不是红军所杀,凶手是张宝善雇来的野狗子。方玉兰透露了赵明义要打红军的消息,何世昌急忙带她上山通知红军转移,方玉兰第一次亲历的战场竟是自己的两个儿子互相撕打。

    红军夺下龙门镇,何世昌亲手抓住了野狗子,方玉兰赶来,亲耳听到野狗子说出实情,心里对张宝善充满仇恨。战争后,志武也加入了红军。不久的斗争中,红军失利,国军和保安对又夺回了龙门镇,方玉兰因为两个红军儿子的缘故,被张宝善抓住了把柄,并趁机强暴了她。

    赵明义升任团长,他因为不愿与同胞相残,引得刘总指挥不满,对赵妻有非分想法的邬先成也欲趁机扳倒赵明义。方玉兰住进赵家,给邬先成找到了收拾赵的借口。方玉兰被侮辱的消息传回山上,廖学书赶忙派志文和何世昌接玉兰上山。挺着大肚子的廖学书半路相迎,方玉兰泪流满面。在山上,何世昌无微不至的照顾方玉兰,两人渐生情愫。

   此时传来消息,廖学书的丈夫老杨被赵明义所抓,方玉兰亲自到赵家求情,玉青为阻止明义救老杨流产。赵明义遂放走老杨,不料被刘总指挥半路劫走。不久,老杨被杀。廖学书生下了一个孩子交与方玉兰抚养,孩子生下来很小,方玉兰就给这个苦命的孩子取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乌蚂”,方玉兰待乌蚂胜过亲娘。

    志武从苏区归队,升为团长。廖学书任政委,叶志文做政治处主任。革命闹得红红火火,欢天喜地。方玉兰发现自己怀上了张宝善的孩子,痛苦万分。

   一次反围剿的战斗中,方玉兰为了帮何世昌保护重要情报身陷国军的封锁区,被张宝善捉住并上报给了邬先成。处决方玉兰由赵明义作执行官,赵明义为救方玉兰只得答应刘总指挥,攻破龙门镇咽喉刘家桠,刘便放过方玉兰。

   私下里,赵明义与志武和廖学书取得了联系,定下了一箭双雕的策略,赵明义立功同时方玉兰被解救。

    方玉兰回到了龙门镇,安全带回重要情报,交给何世昌。她第一次承受住了党的考验。

   革命形式发生了变化,红军撤出了龙门镇,张宝善带着还乡团重回龙门镇,一时间,人头落地,哭声一片。方玉兰随红军转移到苏区,她背着何世昌准备打下肚中的孩子,不想孩子意外的活了下来。何世昌瞒着玉兰把孩子交给老乡三嫂收养,并为孩子取名刘石头。三嫂为了石头,偷偷下山,回到龙门镇。

    一天乌蚂被蛇咬伤,方玉兰抱着乌蚂下了山,到龙门镇找医生治病,石头也因为感冒被三嫂一家抱来看病,两家人重逢。张宝善得到消息,将两家人一网打尽,并上报邬先成邀功。

    三嫂子为救方玉兰和乌蚂,告诉张宝善乌蚂是方玉兰的孩子,张得知就是自己的孩子,喜出望外,找方玉兰求她嫁给自己。同时亲手掐死了石头,三嫂子跪地求情,说出真相,张宝善恍然,自己杀死的竟然是亲骨肉!丧心病狂的张宝善开枪打死了三嫂夫妇。

    廖学书得知方玉兰受难,让何世昌下山营救。方玉兰见到何世昌,问出石头的身世实情后,坚持要去救石头,可只看到了石头和三嫂子一家的尸体,玉兰欲哭无泪。石头的死,让方玉兰三天三夜没吃没睡,当她再从床上起来的时候,玉兰做出了出人意料的决定——入党。

    而张宝善经历了这场家庭变故,更加丧心病狂。他与邬先成勾结,打算除掉赵明义,并向赵明义开了黑枪。刘总指挥得知三人争斗,出面调解。他拿出三支枪,一支给赵明义,若邬先成通匪,就让赵明义打死他;一支给邬先成,如果赵明义通匪,就让邬先成打死他;最后给了张宝善一把枪,如果他发现邬先成和赵明义两人通匪,就让他打死他们两个。身受重伤的赵明义看清事态炎凉,把大权交给了参谋长。红军为争取赵明义,让方玉兰邀请赵明义到苏区治病,同时做工作请他留下,但身为军人的赵明义仍不同意留在苏区,红军考虑到双方即将开战而赵明义在国军中的处境艰难暂时扣留了他。方玉兰得知消息后,闯进指挥部责问,一屋人都无言以对。后半夜,方玉兰悄悄到关押赵明义的水磨房放走了赵明义。总部的人追查此事,找到方玉兰,玉兰坦然承认放走了赵明义。此时,志武突然闯进,告诉众人,人是自己放的。总部的人带走了叶志武。

    方玉兰痛苦迷茫,她彻底搞不懂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替志武说一句话?她默默地、悲痛地回到苦荞地,一言不发,终日在山坡上挖地,直到累昏在地里。

    方玉兰从昏迷醒过来,决定离开苏区,她留下小乌蚂,带着小四儿回到龙门镇。

    回到老房,家在已经被外来的国军占领了。国军的连长命令方玉兰给他们烧饭做菜,晚上,方玉兰在酒里下了毒,把老房中的国军都灌得酩酊大醉,并趁夜黑,点燃了老屋……

    玉兰带着小四儿在燃烧的火光中重新踏上了不归路。

    此时苏区里,廖学书、何世昌等人正在开会,何世昌决心不顾一切下山去救玉兰,廖学书表示支持。

    自从方玉兰离开苏区的那一天就得了一种病──牵挂乌蚂的病。她夜里梦里想的都是乌蚂,她害怕廖学书带不好乌蚂。她烧了老屋后,白区到处是抓她的通缉令,这一天,方玉兰和小四儿投身到一户大户人家,被人认出,准备送到国军处领赏。路上,遇到了寻找方玉兰的何世昌,何救下玉兰和小四,带着她往苏区走。

    入夜,何世昌外出找吃的未归被捕;方玉兰和小四误入交战区,玉兰和何世昌再一次失散了。不过,在这次战斗中她最后一次碰上了她的仇人张宝善,冤家路窄,方玉兰和小四把受伤的张宝善拖上山崖,张走投无路,跳崖自尽。

    后来,方玉兰被赵明义救下送回苏区。见到廖学书,两人拥抱在了一起,泪流在了一起。当方玉兰重新搂住乌蚂的那一刻,就象搂住生命,她所有的信仰,她的未来。

    形势的发展对红军越来越不利,在随后的一次攻城战斗中,志武为了救何世昌和赵明义,壮烈牺牲。

    方玉兰见到何世昌和赵明义抱着志武的遗体,一句话也没有说,赵明义扑到方玉兰怀里告诉他,志武是救他而死,他要跟红军走。方玉兰悲伤地看着志武:“老大,你走吧,你走了,妈还活着,妈接着你的路走,走一辈子……”

    不久,方玉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她举起手向党旗宣誓时,她热泪盈眶,泣不成声,反反复复重复着一句话:“党啊,我是你的女儿,你不嫌弃我,来世我还做你的女儿。”

    方玉兰和何世昌在长征途中结婚,此后他们到了延安。我妈一直做伤残军人护理员,直到退休。何世昌在某部副军长的位置上退休,1963年8月去世,享年七十四岁。

    赵明义加入红军后,跟红军走完长征,1939年10月参加雁门关伏击战,牺牲在抗日战场,死在了自己的愿望中。

    叶志文后来成了有名的战将,1951年4月在朝鲜战场英勇牺牲。

    叶玉清因调包放走了何世昌惨遭邬先成毒打致残,在绥安街头乞讨两年,于1937年2月冻死在靠近江边的一条小巷里。

    廖学书过嘉陵江后,因伤势过重被留在当在养伤,后因土老财告密被捕牺牲。她牺牲给方玉兰两样东西,一是请求组织考虑方玉兰入党的建议、二是她父母的财产全部转给党组织。

    方玉兰在廖学书坟前说:“妹子,你放心吧,小乌蚂是革命的种子,生生死死我要把她带大,叫她再给你生革命的种子,子子孙孙都生革命的种子,一代一代传下去,叫革命的香火不断……”


琼ICP备1500109 网络视听许可证2110433
© 海润影视集团版权所有 网站图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否则视为侵权
Copyright © HaiRun Movies & TV. All rights reserved.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